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海的女儿--您真诚的朋友

海的女儿欢迎您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出生在渤海之滨,自称为海的女儿,喜欢大海的宽容豁达,待人真诚善良。为了欣赏朋友的作品,在这里安家,愿在这里成为您真诚的朋友,欢迎您前来帮助指导!请光临我的有声作品:http://www.live178.com/Personal/Index.aspx?id=5234
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悼诗人东荡子 【原创朗诵】  

2013-10-14 21:47:49|  分类: 我的声音及制作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诗歌是一场烈火——悼诗人东荡子

文/凯雷 诵海/的女儿

大海为什么还不平息

     刚刚知悉49岁的诗人东荡子离世的消息。我至今和广东诗人东荡子没有面,但却有着陌生的熟悉。上世纪九十年代末,我读到过东荡子的一首诗《暮年》,忘记在哪里,却一击而中,印入脑海。在正午的白杨林,在空无一人的球场,在夜班最后一个离开的办公室,我都曾大声背诵,诗名为《暮年》,但当我大声诵最后一句:“我想我就要走了,大海为什么还不平息”,我感受到的不是黄昏,也不是黑夜,而是烈焰,想起一句海子的断语:“诗歌不是修辞练习,它是一场烈火”。

生活中不曾想,又一次真实的遇到了东荡子。那是2004年秋天的一个夜晚,我在香港文汇报和一位新来的同事,她常年生活在广东,聊起广州作家与诗人的事。她说到杨克等作协的名人,我说,你认识东荡子吗,他的一首诗我常常背诵。不曾想,她居然很熟,原来她资助东荡子在广东开过一个酒吧,她讲起东荡子的不解世情的趣事,讲起他的世界的执着。

在那个夜晚,我抛开羞涩,我第一次当着旁人,旁若无人的大声朗诵东荡子的诗。

 暮年

 

唱完最后一首歌

我就可以走了

 

我跟我的马,点了点头

拍了拍它颤动的肩膀

 

黄昏朝它的眼里奔来

犹如我的青春驰入湖底

 

我想我就要走了

大海为什么还不平息

   

   近十年后这个夜晚,我再一次在办公室,在微博上看到东荡子最后的消息,办公室外还有同事, 当年资助东荡子开酒吧,有着军牌车的神秘长发女同事和我共事多年,多年前,告别了北京,回到潮汕她的故乡,最后去了香港。她曾说,有机会约我和东荡子见面,在她的故乡。

   如今,诗是人非,但我多想拍一拍属于东荡子的马,他49岁,是不是属马,他还有一匹马的诗句,留在我的记忆中“一匹好的木马需要一个好的匠人小心细细地雕呀/一匹好的木马不比奔跑的马在草原把它的雄姿展现/但一匹好的木马曾经是狂奔天空的树木/ 它的奔跑同时也不断地朝着地心远去”

   我似乎有一滴眼泪落在镜片上,洇染成一片雾海。

 

悼诗人东荡子 【原创朗诵】 - 海的女儿 - 海的女儿--您真诚的朋友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1)| 评论(3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