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海的女儿--您真诚的朋友

海的女儿欢迎您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出生在渤海之滨,自称为海的女儿,喜欢大海的宽容豁达,待人真诚善良。为了欣赏朋友的作品,在这里安家,愿在这里成为您真诚的朋友,欢迎您前来帮助指导!请光临我的有声作品:http://www.live178.com/Personal/Index.aspx?id=5234
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笑问客从何处来 【原创朗诵+视频制作】  

2014-11-14 19:52:32|  分类: 我的声音及制作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笑问客从何处来  

/雨林芳菲 朗诵/视频制作/海的女儿

  “我们的家乡,在希望的田野上···”动听的手机铃声响起。“喂,表妹,我是你铃姐,我都想死你了,明早650分,到北站,接我。”

    哈哈哈,放下电话,我像孩子一样跳了起来。这真是心有灵犀,我正想她呢,她就来了。

    这么多年过去了,姐姐还是这风风火火的脾气。此时,我的心啊,一下子就飞回到我和姐姐巧遇的那美妙时刻。

     那是我自小离开家乡,三十多年后第一次回老家。 望着那辽阔的绿油油的冀中大平原,脑海里搜索着对家乡的点滴记忆。

 我模糊的记得,我家附近有一个水泡子,院子里有一株不太高的香椿树,房前屋后有很多枣树。我和伙伴们常爬到树上掰香椿芽吃。还在枣树下,拣枣子吃。

 那里的男人女人头上都包着白毛巾,像电影“地道战”里的人一样。

 我心里无数次地念着:我回来了,我的家乡父老,我回来了······

 也不知我的亲人们今天都怎样,那些儿时的伙伴,是不是也和我一样,已经远走他乡。

 火车啊,你今天怎么这么慢,我的心啊,早已回到故乡。  

 按照几十年前一个信封上的地址,我先找到了镇政府所在地,经打听,知道了回家的路。镇政府所在地,比沿途其它村庄,显得繁华了许多。沿街的门市房都是商铺。回故乡的时间不知是巧合还是天意,这天恰巧是中秋节。人有情天有意,上天安排让我在这月圆之日和亲人团聚。

 我到沿街的铺子去买礼品。在“海鲜门市”门前的大水槽前站住了,水槽里放养着活蹦乱跳的大鲤鱼。阳光照在水花上,泛着耀眼的红光。真是喜煞俺了。

 听到一个女人脆生生的声音:“买鱼?”

 啊,这乡音真亲切,真动听!

 抬头看,只见说话的是一位40开外的中年女子,她中等个头,白皙的肤色,黑眉,秀眼,两片自然红润的薄唇,一笑露出一排白生生的芝麻牙。齐耳的黑发,映衬的她那白里透粉的瓜子脸更动人了。她不胖不瘦,丰满、性感。美啊,好漂亮的一位大姐。我就在这儿买了。

 这时我突然感悟到:原来,女人也喜欢漂亮女人。赏心悦目呀!难怪做公关工作的,多是漂亮女性。哈哈。

 我看着她问:“你是老板娘?”“不,我是老板。”哈,真牛!

 我分别指着两条又红又大的鲤鱼说:“我买这条和这条大红鲤鱼。”

 她说:“红鱼中看不中吃。”我想,你是想用这红鱼当“托”啊,我偏买!就这样,我又是讲价又是看秤的好一顿忙活,买下了这两条大红鲤鱼。

 这时漂亮女老板又开腔了“外边儿来的?”

“嗯,东北来的。”

 她说:“你不说话我也知道你是外边儿人。”

“为什么?”我问。

“我们家乡人没有像你这样不相信人的。”

 好一个伶牙俐齿的美人。别看她喜眉笑眼的,说话的口音也软软的,可说出来的话可是够冲的。我又在她家买了白酒,月饼,葡萄等等,直到拿不了了才罢手。

  我拖着这些东西步行二华里,来到那个我让日思夜想的小村庄。刚进村就看到一位很富态的老妇人。我向她打听我要找的人家。

 老妇人问:“你是他家莫人啊(什么人)?”。

 我说:“这是我小时候的家呀。”“你是某某吧,我是你大姨呀。”啊!这么多年了,家乡的亲人们还记着我。我的泪水呀,扑扑簌簌地流了下来。大姨搂着我,边流泪边哽咽着说:“孩子,别哭啊,咱该高兴啊,几十年了,你终于回来啦。”

 眼泪啊,你就尽情的流吧,这流淌的,分明是流落外乡的孩子,对家乡对亲人的眷恋和思念。

 大姨领着我往家走。指着不远处的房子说:“那儿就是你的家,你就出生在那儿。现在你三叔住着,又重新翻盖了。你三叔家没人,先到大姨家吧”。 

 大姨指着房前屋后片片枣树说,这是你爷爷栽的,这是你二爷载的······

 亲人啊,虽然我已记不得你们的摸样,可是,你们为后人留下了片片绿荫,恩泽了后人。见到了这树就像见到了故去的亲人,我抚摸着树干,摘了一颗枣子放在了嘴里,百感交集。

 刚进屋片刻,也不知从哪里来了那么多人,大人孩子们说着、笑着、嚷着、叫着,涌进屋来。大姨一一介绍给我“这是你二叔,这是你兄弟。”“这是你妹子”“这是你大侄子”······人们七嘴八舌地喊着“妹子”“姐姐”“大姑”,俺也分不清是谁喊的,就是一个劲儿地点头答应着,“哎,哎,哎”。俺究竟在答谁的话,俺也不知道 .

    这时,一个女人脆生生的声音到了:“俺妹子呢,想死俺了。”随着话音,风风火火气喘吁吁的进来一个人。我俩一对视,都愣住了,半天才缓过神来。又不约而同的说“怎么是你呀?”

 漂亮女老板一把把我搂到怀里,不停的拍着、喊着“妹子,妹子。”大姨疑惑地问:“你们?”那漂亮女老板这才放开我,我看到她已经是满眼泪花。她用手背抹了一把眼睛,指着我买来的一堆礼品,“妈,俺妹子买的这堆东西,就是在俺家买的。还跟俺讨价还价呢,厉害着呢。哈哈哈······。”在场的所有人都笑了起来。

 不用谁介绍了,这漂亮女老板就是俺表姐了。

 大姨一拍大腿说:“这才是,大水冲了龙王庙,自家人不认自家人,还不快给你妹子退钱。”大家又“哄”的笑了起来,笑得前仰后合。

 这时我的眼泪又情不自禁地流了出来。俺少小离家老大回,这里早已是物是人非。“儿童相见不相识,笑问客从何处来”,亲人啊,虽然岁月改变了我们的容颜,可永远不变的,是那颗一生牵挂着故乡和亲人的心。

 盼着明天俺那美人表姐早点到来。

 

笑问客从何处来 【原创朗诵+视频制作】 - 海的女儿 - 海的女儿--您真诚的朋友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6)| 评论(3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